被追捕的救命恩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四虎网址_四虎影视在线观看2413_四虎永久域名自动转跳

  魯華是個老板,開瞭一傢不大不小的公司。這一天,他從外地出差回來,下瞭火車之後,先給孤孤單單守候在傢裡的老父親打瞭個電話。父親身體不好,魯華在外一直懸著心。

  電話撥通瞭,但一直沒人接聽。他有點急瞭,開著車緊著往傢裡趕。等進瞭傢門,喊瞭幾聲沒有反應,卻在房間裡看到一堆嘔吐物。慘瞭慘瞭,父親很可能是生病瞭,自己硬撐著去瞭醫院!

  魯華東找西找,費盡周折,總算在一傢醫院的病房裡找到瞭正在輸液的父親。醫生告訴他,父親得的是胃穿孔,昨天下午剛到醫院就做瞭手術。幸虧搶救及時,已經脫離瞭生命危險,要是再晚來一會兒,結果就很難預料瞭。患者清醒過來之後,院方曾經問過他傢裡人的聯系電話,但他斷斷續續說瞭半天也沒說清楚,所以就一直拖到瞭現在。

  父親七十多瞭,看到兒子激動得不行,緊緊地拉著魯華的手說:“兒子啊,你怎麼才回來啊?我都差點見不到你瞭!”

  魯華給父親擦去眼角的淚水,誇瞭他一句, “老爸,你還挺厲害呢,有病還知道打電話叫救護車!”

  父親愣瞭一下,想瞭想說:“我沒打啊,我當時肚子疼得要命,吐得都爬不起來瞭,咋會有力氣打電話呢。這個電話絕對不是我打的!”

  電話不是父親打的,那還能是誰打的呢?魯華讓父親再好好回想一下,可老人傢一口咬定,說當時自己肚子疼得厲害,強忍著疼跪爬在地板上找藥吃呢,迷迷糊糊地聽到有人敲門。等強打著精神開瞭門,接下來就什麼都不知道瞭!

  不過,父親回憶瞭一會兒,講出瞭這樣一條線索——敲門走進來的那個人似乎穿著工作服,而且,還隱隱約約聽他說瞭什麼“燃氣公司”。

  燃氣公司的人會到自己傢裡來嗎?不太可能啊!現在燃氣都是用卡充值刷卡的。不管怎麼說,至少有一件事可以肯定——福大命大的老父親是被人救瞭,而且救他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燃氣公司的員工!

  第二天,魯華去瞭燃氣公司,開門見山地說:“我是來找救我父親的人,請幫我查一下他是誰,我得當面感謝他才行!”

  等他把事情經過講瞭一遍,公司的領導說,隻有用戶有燃氣故障報修,他們的員工才會提供上門服務,這個人應該很好找。

  燃氣故障?魯華一愣,沒聽父親說發病前傢裡燃氣有問題啊!那個領導馬上打電話給一個部門的經理,魯華又報出瞭傢裡的電話號碼。對方在鍵盤上噼裡啪啦摁瞭一陣,回答他說,根本就沒有這個電話的報修記錄!這也就是說,當天不可能有公司的員工到他傢裡去過!

  魯華這下子傻瞭!如果不是你們的人上門服務,碰巧救瞭我老爹,那還會是誰呢?莫非是我老爸在昏迷狀態下出現瞭幻覺?可他怎麼就沒說是別的什麼公司呢?他說:“會不會是你們員工做瞭好事不想留名啊?或者是,你們也跟他一起瞞著我?”

  公司的領導說:“不會,有瞭這樣的好員工,我們也要當榜樣宣傳的!”

  查不到救命恩人,魯華隻能到120急救中心去瞭解情況。接待他的人很熱情,調出瞭那天求助電話的錄音——果然是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,十分焦急地說:“請你們快點來吧!這裡有個老頭兒病倒瞭,神智都不清醒啦!”

  接線員又問他病人傢的住址,他猶豫瞭片刻說:“就是五星路和中山路交叉口的那排連體別墅!你們快派車來吧,我在路口兒等你們!”

  能查到的信息就這麼多。按著工作人員的介紹,魯華又找到瞭那天開急救車的司機。司機說,在那個交叉路口兒,的確是有一個好像穿著工作服、三十多歲的男人,懷裡抱著已經昏迷的老頭兒。等把病人抬上車,他說自己馬上去聯系患者的傢人,著急忙慌就離開瞭!

  線索到這裡徹底中斷瞭。也就是說,的確有個“疑似燃氣公司”的人救瞭自己的老父親,可這個人就是不肯站出來!這讓魯華心裡十分遺憾。

  魯華回到醫院陪護父親,又等刀口拆瞭線,把老父親接回傢裡。這期間他又聯系瞭一回燃氣公司,對方卻還是充滿遺憾地說,實在是查不出來這個做好事的人。

  這天,魯華在傢打掃衛生,在放電話的茶幾下邊,發現瞭一張皺巴巴的手機繳費單,號碼是一串陌生的數字。魯華馬上聯想到:這會不會是那天給120打電話的好心人,一不小心落下的呢?他可能是想掏自己的手機打120,後來又覺得不方便,於是就又改用瞭傢裡的固話。對瞭,就是這麼回兒事!

  魯華高興壞瞭!馬上按著號碼撥瞭過去,想不到提示音說,對方的電話已關機。過一會兒再打吧,還是關機。一直打到瞭第二天,電話裡傳來的永遠是那個聲音: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!

  電話撥不通,魯華的心裡更想不通瞭!至於這樣嗎?做好事不留名的咱是聽說過,但做瞭好事怕人追查到,連剛交過費的手機都不敢用瞭,這可是太匪夷所思!

  魯華有個朋友在通訊公司上班,當個中層小幹部。魯華給他打瞭電話,請他私下幫著查查,這個雷鋒式的機主到底是什麼人,還有沒有別的能聯系上他的方式。那個朋友偷偷地幫他查瞭一下,然後給瞭他一個與機主通話頻繁的電話號碼。朋友說機主登記的名字叫王天健,通話頻繁的號碼很可能是他的老婆。通過她再查找機主的下落應該不是個問題!

  事情有瞭進展,魯華十分高興,立即撥通瞭對方的電話。接電話的是個女人。魯華想瞭想,直接稱呼她為弟妹。

  對方疑惑地問:“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?你是誰啊?”

  魯華說:“我姓魯,是你老公的朋友。弟妹啊,我和他聯系不上瞭,想問你一下,這傢夥跑哪裡去瞭?”

  對方沉默瞭一會兒,警覺地說:“你找他有什麼事嗎?”

  魯華忽然心生一計,說:“啊,是這麼個事兒,半年前,我從他那裡借瞭兩千塊錢。現在手頭寬綽瞭,想還給他啊!”

  一聽說是這事兒,對方的口氣馬上變得熱情起來。她說:“哎呀,那太好瞭。我們現在正缺錢用呢!你方不方便,最好能到腫瘤醫院來一下。我這裡正護理病人呢,實在走不出去。”

  半個小時後,魯華在腫瘤醫院見到瞭王天健的老婆。他把一袋剛買的水果還有三千塊錢交給瞭對方,說多出的一千元是當初約定好的利息。王天健的老婆說,老公可能是外出借錢去瞭,她會想辦法和他聯系的。魯華問是誰住院,王天健老婆說是她的婆婆,短短兩個月,已經花掉十幾萬瞭。

  見面的時候,王天健的老婆顯得很機智,再三追問魯華姓什麼叫什麼,在哪工作,又是怎麼和自己老公認識的。魯華沒有思想準備,怕驚擾瞭對方,又不好直奔主題,所以回答得一塌糊塗,眼看著對方的眼神疑惑中透露出瞭警覺。

  就在這天晚上,有兩個便衣警察登門造訪,出示完證件,很嚴肅地問他:“你認識一個叫王天健的人嗎?”

  魯華想瞭想,說不認識。警察冷笑瞭一下,說:“真的不認識嗎?那你為什麼多次打過他的手機呢?”

  魯華一下子傻掉瞭,自己的電話都被監聽瞭,是不是卷進瞭一起刑事案件啊!於是就趕忙竹筒倒豆子,把事情經過原原本本對警察講瞭。為瞭表白自己沒有說謊,他還找出瞭那張繳話費單據。警察聽瞭,似信非信,又把他的老父親請瞭過來,一五一十地向他瞭解瞭事情的經過。

  事情終於弄明白瞭,其中一個警察自言自語地說:“這麼有良知的一個人,幹什麼不行啊,非要幹犯法的事兒!”魯華急忙追問對方犯的是什麼案子,警察搖搖頭,沒有告訴他,說瞭聲“謝謝配合”就離開瞭。

  魯華的心裡開始糾結瞭。他在想,這個王天健究竟是什麼人呢?按120的說法,肯定是他打電話救瞭老父親,這個最關鍵的情節是不會錯的!可在警察的眼裡呢,他分明是個犯罪嫌疑人啊!那麼到底是好人幹瞭壞事,還是壞人幹瞭好事呢?這真是個解不開的謎!

  就在這天晚上,魯華的手機接到一個陌生人打來的電話。那個人說:“請問你是誰啊?你為什麼要以這個名義給我送錢?”

  魯華心中一喜,高興地說:“你就是王天健吧?我姓魯。咱們什麼時候見個面?你要是有難處,也許我會幫到你的!”

  王天健那邊兒幽幽地說:“你也犯不著這樣吧?我知道你是警察,是在用這種方式和我套近乎。不過我還得感謝你們,三千塊錢畢竟不是個小數兒。”

  魯華一愣:“什麼警察?我不是警察!”

  電話裡的王天健苦笑著說:“行瞭吧,我的大哥!感謝歸感謝,可請你原諒,我現在不能去投案自首。我現在得抓緊搞點兒錢給老媽治病啊!”

  說完這句話,對方就把電話掛斷瞭。一頭霧水的魯華急忙查來電顯示,馬上又把電話回撥過去,這回是一個女人接的,她說這是一傢小賣部的公用電話,剛才打電話的人已經走瞭。

  看來,這個救命恩人王天健的確不是在躲自己,他是在躲警察啊!到底發生瞭什麼事?電話裡他說在搞錢給老媽治病,這可是一個能讓他現身的理由。

  第二天,魯華又去瞭腫瘤醫院,給王天健的老婆又留下瞭兩千元錢。看到她飄忽不定的眼神兒,魯華知道他們兩口子通過電話瞭,都以為是辦案的警察和他打親情牌, 鼓勵他自首呢!為瞭解除她的戒備心理,魯華索性把自己的駕駛證掏出來給她看,又把要尋找王天健的真正原因都對她說瞭。誰知道,這個女人還是不肯相信他的身份,一邊用話敷衍他,一邊找筆給他打瞭一張欠條。

  當天晚上,王天健的電話又打來瞭,這是魯華意料之中的。王天健說:“大哥,你真的不是警察嗎?”魯華笑瞭笑說:“我是辦你案子的警察,我的老爹同時又被你給救瞭,能有這麼巧的事兒嗎!”王天健也被他說笑瞭:“那有啥奇怪的,一切皆有可能嘛!就像我現在和你通話,說不定也被警察監聽瞭呢!”

  魯華說:“不至於吧?多大個事兒啊!你真要是背瞭那麼大的案子,你會有心思救我老爹嗎!告訴你吧,因為打過你的手機,昨天真有警察找我瞭。不過,連他們都給你點贊,說你是一個有良知的人!”

  王天健說:“你也用不著感謝我,誰傢裡沒有個老人啊。不過,挺對不起的,害怕牽扯出麻煩,我也沒能送你老爹到醫院。”

  魯華想瞭想,問他:“老弟,能不能告訴我,你到底攤上瞭什麼事兒?”

  王天健沉重地嘆瞭一口氣,對他說:“唉,別提瞭,以後再說吧!”

  說到這裡,王天健又把電話掛瞭。

  幾天之後,魯華開車上班,忽然發現有一個騎摩托車的人在一路跟蹤自己。等停瞭車走進寫字樓,那個人仍跟在他身後。魯華心裡想,會不會又是警察啊?看到王天健和我繼續通電話,就想順藤摸瓜抓到嫌疑人。

  到瞭辦公室,魯華剛剛坐定,就聽見有人敲門,戴著大墨鏡的跟蹤者竟然出現在他面前。沒等他發問,來人就自報傢門,說自己就是王天健。他還說,今天一路跟蹤而來,就是想確定魯華到底是不是警察。

  這個王天健,從小就喜歡電子知識,大學學的又是理工科。畢業之後,他開瞭一傢電器修理部。開始時,憑著興趣研究出瞭幾個新玩意兒,就是利用類似“木馬”的軟件植入,篡改信息指令,把一些生活中應用的公交卡、加油卡、購物卡,還有燃氣卡什麼的,隨意更改,增加充值的金額!之後,他也隻是偶爾玩玩,體驗一下成功的快樂。兩個月之前,老媽忽然患病住院,傢裡的財政狀況迅速惡化。無奈之下,他就想出這麼一個發財的“點子”,就是假冒燃氣公司的工作人員,上門為用戶的燃氣卡進行“優惠充值”。他的犯罪目標,主要針對那些缺少分辨能力的老年人。如果你掏錢買四十立方燃氣,他以“為老用戶打折”的名義,能當場為你劃卡刷出六十立方。接連幹瞭幾十起,弄瞭不少錢。那天,他就是為瞭這個事兒來到魯華傢的。想不到,老人傢捂著肚子把門打開,沒說上幾句話就昏倒在他的懷裡。

  弄明白瞭事情的經過,魯華很關切地問:“那警察是怎麼找上你的?是不是在程序設計方面出現瞭漏洞被發現瞭?據我所知, 用戶手裡的充值卡, 所有的數據都被燃氣公司的電腦控制著。”

  王天健苦笑著擺瞭擺手,從身上掏出一張沒有任何圖文的芯片卡, 眼光裡不自覺地流露出幾分得意,說:“怎麼會呢,我的設計是天衣無縫的。簡單點兒說吧,就是通過掃描,我先掌握用戶燃氣卡上原有的數據,然後對燃氣表下達充值的指令。等充完值,再采用更改模板、定點覆蓋的方式把原有的數據再恢復過來。這樣,輕輕松松地就能騙過燃氣公司的電腦!之所以弄出事兒,是因為那天救瞭你老爹之後,我又到另一戶人傢行騙。偏巧那老兩口不為利益所動,警惕性又非常高,當場撥打瞭燃氣公司的客服電話求證。嚇得我隻有逃跑的份兒……”

  魯華苦笑瞭一下,說:“這麼好的腦袋,幹嗎不用到正地方呢?老弟,你還年輕,去投案自首吧!”

  王天健搖搖頭說:“我盜刷瞭差不多有五六萬塊錢,這筆錢數目可不小,就是自首也得蹲十年八年監獄。我進去瞭,我那住院的老媽咋辦呢?為瞭照顧她,我老婆這些日子連班兒都不上瞭,孩子也沒人管。你說,我要是再被抓進去,這個傢不就塌瞭嗎!”

  魯華說:“老弟,聽我這個當大哥的一句話,我還是建議你去自首,爭取能被寬大處理,我會花錢幫你找律師的。如果法院真判瞭你很多年服刑,我會按月給你發工資,你老媽的病我也能幫你照料。”

  王天健一下子呆瞭,手足無措地說:“大哥,你可別開這樣的玩笑。就算我那天救瞭你傢老父親,你也用不著這樣回報啊!我都拿瞭你好幾千塊錢瞭,再要這麼幫我,我可承受不起啊!”

  魯華笑瞭笑,指著墻上掛的《營業執照》說:“老弟,你沒註意我開的是什麼公司嗎?我這個公司主要業務就是搞軟件開發的。這兩年因為沒有主打產品,生意不是很好,連老婆都看不上我,帶孩子走瞭。現在碰到你,好比天上掉下個大福星啊!我是想和你合作,共同開發應用軟件。以後你就算蹲瞭監獄,早晚還不是得出來嗎?就憑你這顆超凡的腦袋,一點都不耽誤搞研究啊!”

  聽他這麼一說,王天健也興奮起來:“是啊!我以前搞的東西好比是一支長矛,現在,我可以為這些單位研究用來安全防范的盾牌瞭!”

  魯華找出聘書,當場簽字蓋章,正式聘請王天健為公司的員工。王天健接過聘書後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坐著魯華的車到公安機關去自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