墻頭唱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  • 来源:四虎网址_四虎影视在线观看2413_四虎永久域名自动转跳

  當年,大乖和二乖不孝順老爹,把老爹發上墻頭的醜聞被劇作傢編寫成山東呂劇《墻頭記》。《墻頭記》上演後,曾經在老百姓中產生瞭廣泛影響。在小古莊村也演繹瞭一段“墻頭”的故事。現在,我就給大傢說道說道。

  小古莊村有一位老漢,早年喪妻,一直未再婚娶。他有兩個兒子,大兒子叫做大寶,二兒子叫做二寶。大寶和二寶兄弟兩傢隻有一墻之隔,墻東面的四間大瓦房是大寶傢,西面四間大瓦房是二寶傢。老爹由親兄弟倆共同撫養,輪流照顧。怎麼個輪流照顧法呢?那可就比《墻頭記》中的大乖和二乖周全得多瞭。大乖和二乖照顧自己的老爹是每傢一個月,而大寶和二寶照顧自己的老爹是每傢輪流管一頓飯,也就是說,早晨這頓飯是大寶傢供給老爹,中午這頓飯就輪到瞭二寶傢,晚上這頓飯又輪到大寶管,就這樣依次輪下去。一個行動非常不方便的老人每天都要在兩傢之間走來走去,很是麻煩。兩個兄弟商量瞭個辦法,大寶對老爹說:“爹,你看你的腿腳行動起來也不方便,不如你就騎在墻頭上,每到吃飯時,輪到哪傢哪傢就把飯送到墻頭上去,你一邊在墻頭上吃著飯,還能一邊看著左鄰右舍的好光景,還省瞭來回跑道,這真是一舉三得的好事情啊!”其實,他們的老爹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,早就在打墻頭的主意瞭。要不,他為什麼總是在墻頭周圍轉來轉去呢?還不斷地向墻頭上張望著。聽兒子說要他在墻頭上吃飯,正合他心意。於是,他連連點頭說:“墻頭好,墻頭好,站得高,看得遠嘛!”其實,他從小就喜歡墻頭,老是在墻頭上爬來爬去的,和村裡的孩子們騎在墻頭上做遊戲,把墻頭當大馬騎,手中揮舞著一根柳樹條子,嘴裡喊著:“駕,駕!”玩得可開心瞭。甚至到瞭中年的時候,他還站在墻頭上讓人給他照瞭好幾次相。現在,兩個兒子要讓他在墻頭上吃飯,他心裡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,何況,他心裡還在打著墻頭的主意呢!

  管飯的事情定瞭後,大寶和二寶的老爹就被迅速地發上瞭墻頭。從此,在這兩傢之間的墻頭上就出現瞭一個老漢。村裡的人便不喊老漢的真名實姓瞭,而是叫他“老墻頭”。如果輪到大寶傢裡管老爹的飯瞭,大寶就把一個飯碗和一雙筷子擎到墻頭上,墻頭上的老爹就伸下手,把飯碗和筷子接瞭,在墻頭上吃起來。輪到二寶傢裡管老爹的飯瞭,也是如此。當然,下雨和下雪天氣,大寶和二寶還是要讓老爹到屋裡吃飯的。大寶和二寶的媳婦兒都不願意讓光棍公公在自己傢裡睡覺,也不願意去管公公的一些“破事”,老是躲著公公,有什麼事情都由自己的男人出面。所以,老墻頭吃過晚飯後,就到村頭那間沒人要的破屋裡睡覺。晚間,村支書和村主任常到那兒去看他,親切地與他拉呱兒,有時還給他送去被子和蚊帳之類的東西。老墻頭從書記和主任嘴裡知道瞭村裡發生的許多喜事兒、好事兒。

  大寶和二寶的老爹騎在墻頭上還有一大好處,是大寶和二寶沒有想到的,那就是老爹可以在墻頭上宣揚自己的兩個孝順兒子。有人在墻頭下走過,看到墻頭老漢正在吃飯時,會不由自主地問道:“老墻頭,這頓飯是哪個兒子管你的啊?”老墻頭就自豪地說是大兒子或是二兒子。再問,吃的是什麼飯啊?老墻頭就驕傲地說,炸醬面或是牛肉大包子。這時候,隻聽在墻頭下走路的人嘖嘖稱贊道:“真是兩個孝順的好兒子呀!”老墻頭就像唱歌似的,拉起高嗓門喊道:“那是當然啦!”但是,大傢誰也看不到老墻頭碗裡盛的到底是什麼飯。

  老墻頭在墻頭上一直騎瞭一年有餘,奇跡就在墻頭上發生瞭!村民們竟然聽到瞭老墻頭每天都騎在墻頭上唱起瞭喜歌,大傢把他唱得喜歌稱之為“墻頭喜歌”。其實,老墻頭早年間讀過幾年私塾,老書底子很厚實,有點學問,但他最拿手的是唱喜歌。村裡的老光棍老疙瘩,娶瞭一個寡婦當老婆,他就高興地唱瞭起來:“墻頭高,墻頭長,騎在墻頭把歌唱。咱村光棍老疙瘩,娶瞭個寡婦當婆娘。疼丈夫,親孩子,孝敬公婆人贊揚!”唱得那個寡婦抿著嘴美,光棍老疙瘩也傻呵呵地笑。村裡的老犟頭死瞭,老墻頭又唱道:“墻頭高,墻頭長,唱首歌兒表衷腸。老犟頭,大好人,勤儉樸素心善良。莊稼地裡一把手,會使犁具能打場。栽樹護林三十年,留給後代嘗甜香。老犟頭,你走好,留下美名天下揚。”隻唱得全村人對老犟頭無不悲痛地哀悼,深深地懷念。老墻頭特別喜歡給孩子唱歌,哪傢媳婦生瞭孩子,他便大聲地唱道:“墻頭高,墻頭寬,唱首歌兒心喜歡,喜鵲又把喜事報,咱村又把人口添。生男生女都一樣,健健康康心中甜。長大都是棟梁才,八仙過海揚船帆。東傢兒女科學傢,西傢兒女飛行員,南傢兒女當幹部,北傢兒女大軍官。就是種地擺弄田,也是豐收年連年。”隻唱得傢傢戶戶的男女老少滿心歡喜。有人在墻頭下走過,總是願意把村裡發生的喜事告訴給老墻頭,讓老墻頭把喜歌編出來,唱出來。村裡的孩子們都非常喜歡老墻頭爺爺,每一個打他墻頭走過的學生或是孩子,都會仰著臉兒向他問一聲好,並把好吃的東西向墻頭上扔,老墻頭伸手一抓,就嘿嘿地向孩子們笑瞭。

  大虎蓋新房上梁這天,老墻頭又唱起瞭一首“上梁歌”:“墻頭好,墻頭強,唱上一歌祝上梁。鞭炮響,鑼鼓鳴,平平安安迎吉祥。柱子粗,棱桿壯,撐起房屋千年長。上梁餑餑撒下來,大人孩子來品嘗……”

  正在全村大人孩子們滿地搶著從房梁上扔下來的餑餑和糖塊時,忽然雷聲大作,狂風肆虐,暴雨瓢潑,房頂上的梁頭直搖晃,眼看就要倒塌下來。正在上梁的木匠師傅膽戰心驚地要從梁頭上下來的時候,忽聽到老墻頭高聲唱道:“大雨大風好兆頭,正是上梁好時候;梁頭迎著風雨挺,把那災星雙手兜;一切風雨飄搖中,最正當的是梁頭……”

  老墻頭剛唱到這裡,驚人更喜人的奇跡出現瞭,那向一面歪倒的梁頭“吱”得一聲響,哐當一下子正過來瞭,緊接著,風雨戛然而止,東方的天空霎時出現瞭一道亮麗的彩虹。頓時,房梁上下的人們歡呼雀躍起來,大傢都望著騎在墻頭上全身濕透瞭的老墻頭,激動地流下瞭幸福的淚水。而這時的老墻頭隻是傻傻地望著那穩定的梁頭笑著。

  大虎的新房蓋好瞭後,對老墻頭感激涕零,給瞭老墻頭一個很厚的大紅包作為謝禮。全村的人也對老墻頭佩服得五體投地,說如果不是老墻頭迎著風雨唱那首上梁的喜歌,大虎的新房必塌無疑。從此以後,老墻頭就成瞭唱喜歌迎吉祥送祝福的老壽星。誰傢無論有瞭喜事還是喪事,都會報告老墻頭一聲兒,讓老墻頭唱上一首,求得個平安踏實。

  老墻頭喜歌唱得多瞭,而且越唱越好,那謝禮自然就多,人們時常看見有不少喜主在墻頭下把一個個大紅包遞上墻頭,老墻頭接過大紅包,美滋滋地裝進自己的衣兜裡。

  這一下,老墻頭的兩個兒子可就紅瞭眼,眼見得老爹隔三岔五地往衣兜裡裝紅包,從來也不說給自己幾個花花,心裡就憋得很。但是,又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膽地爬上墻頭去搶吧?大寶和二寶也曾秘密商量過,怎樣才能把爹的紅包弄到手,可是,商量來商量去,也沒有商量出個好法子。還有,大寶和二寶都在打各自的小九九兒,想著把老爹的紅包都占為己有,或者,要占有大部分。所以,在商量怎麼奪取老爹的紅包之事,總是商量不到一塊。

  有一天中午,大寶在往墻頭上送飯碗的時候,趁機有意識地抓瞭老爹的襖袖子一下,把老爹從墻頭上拽下來,跌倒在他的院子裡,他把老爹攙扶起來,就問:“爹,你還是把那些紅包兒交給我保管著吧。”老爹卻說,那可不行,讓老二知道瞭,那還瞭得啊?大寶又沒話找話地說:“爹,你看,你的衣裳都臟瞭,快脫下來,讓你大兒媳婦洗一洗吧。”老爹卻說:“我一天天在墻頭上風吹日曬,衣裳哪天能幹凈得瞭?再穿上仨倆月的吧!”大寶非常失望,但是,他又不敢搜老爹的衣兜,要是這樣做瞭,爹肯定要大喊大叫,讓隔墻老二聽到瞭,還有自己的便宜占嗎?沒有辦法,他隻得把老爹重新發上墻頭。

  二寶眼見得大寶把老爹拽到瞭墻頭那邊,心裡可就不舒服瞭。他想,也不知道老大這一拽,“拽”瞭老爹多少錢哩!不行!我不能就這麼袖手旁觀,也要想法子,把爹拽過來,把爹身上的紅包都“拽”到自己傢裡!於是,這天一大早,他也趁著向墻頭上送飯碗的機會,一把將老爹拽到自己傢的院子裡。還沒等他向老爹張口,老大爬上墻頭,向站在老爹身邊的老二質問道:“老二,這頓飯是該你管嗎?”老二一聽老大這話,心裡一跳,可不,這頓飯不該他管啊,隻想著“拽”老爹的錢瞭,竟然把這茬給忘瞭!但是,老二絕對不是個笨蛋,他幾乎連想都沒想,朝著蹲在墻頭上的大寶嘲諷道:“你當我不知道呀?你給爹吃的飯連豬狗屎都不如!把咱爹餓得都昏倒在我院子裡啦!”大寶一聽這話,怒氣沖天地喊道:“你胡說!昨天晚上的飯是你傢管的,爹昏倒瞭,也是他昨天晚飯沒有吃飽!”老墻頭向兩個兒子怒聲吼道:“別吵瞭,把我扶上墻頭!”

  後來,大寶和二寶對於輪流管老爹飯這碼事情可就亂瞭次序,時常是大寶剛把飯碗遞上墻頭,二寶緊跟著也把飯碗遞上墻頭。有些村民發現瞭這一現象,便問老墻頭:“怎麼一下子變成兩個兒子同時管飯啊?”老墻頭就笑嘻嘻地道:“兩個兒子孝順著哩,都爭著管老爹的飯啊!”村民們羨慕地道:“老墻頭,你一頓吃兩傢飯,能吃得瞭嗎?”老墻頭便答道:“撐得我直打嗝,硬是放屁哩!”有人就開玩笑地說:“老墻頭,別讓你那響屁把墻頭轟塌瞭呀!”

  這天傍晚,大寶和二寶幾乎在同一個時間向墻頭上送飯,在同一個時間裡,大寶扯瞭老爹的右胳膊,二寶扯瞭老爹的左手腕兒,各自向自己這邊拽,把個老墻頭拽得是齜牙咧嘴,渾身疼痛。由於兩方都互不相讓,使的力氣也不分上下,幾乎把老爹的身子左右劈開!最後,老墻頭用力地把兩隻胳膊往自己懷裡一掙,一頭趴在墻頭上,大寶和二寶掙脫瞭手,也都一下子仰倒在自傢的院子裡。當老墻頭在墻頭上爬起來時,大寶和二寶還直挺挺地躺在各自的墻根下呢!老墻頭向右墻根下大聲喊著:“大寶!”再向左墻根下喊道:“二寶!”頓時,老墻頭那渾濁的淚水滾滾而下,嘩嘩地落在瞭墻頭上。這時,墻頭上便響起瞭如泣如訴的歌聲:

  “墻頭高,墻頭陡,歌聲隨著淚水流。兩個兒子好可憐,跌在自傢院裡頭。隻因老爹太糊塗,嬌慣兒子把心揪,慣得孩兒饞又懶,把孩兒領進大深溝。現在對爹孝不孝,請你問問這老墻頭。人說樹大自然直,要知樹彎難直溜!子不教啊父之過,悔之晚矣真愧羞!當爹做娘的別學我,否則心頭涼颼颼!”

  老墻頭唱到這兒,歌聲戛然而止,輕輕地臥倒在墻頭上。

  這時,大寶和二寶都從地上爬起來,同時向墻頭上一望,隻見爹趴在墻頭上睡著瞭,兩個兒子便分別在墻的左右忽悠一下蹬上墻頭。大寶慌忙掏著老爹的右衣兜兒,二寶趕緊掏著爹的左衣兜兒,大寶掏出瞭一疊紅包,二寶也掏出瞭一疊紅包,兩人都喜形於色地打開紅包一看,都傻眼瞭,原來每一個紅包裡都是空的,連一分錢都沒有!大寶不泄氣,拿起一個紅包仔細一看,隻見包皮上用鉛筆寫著:李大炮給唱喜歌的謝禮六百元,已交村主任退回喜主。二寶也不泄氣,拿起一個紅包仔細一瞧,隻見包皮上寫著:王三嬸給瞭酬金八百元,已讓主任還給她瞭。兄弟倆兒一個個紅包地看,一個個紅包地瞧,結果是讓這兩個弟兄都大失所望,每個紅包裡的錢都全部返還給原主瞭!

  大寶和二寶突然趴在墻頭上,大喊瞭一聲“爹”便張著大嘴哭瞭起來。

  全村裡的男女老少聽到瞭大寶和二寶的哭聲,都紛紛跑到瞭大寶和二寶的院子裡,左右兩個院子都擠滿瞭村民,簡直是擁擠不堪,水泄不通。

  大傢都看到瞭,從墻頭上滾下瞭兩個盛著菠菜湯的破碗,和半拉沒有吃完的窩窩頭。有的人一聲嘆息,使勁地搖瞭搖頭。

  大傢都一齊朝著墻頭跪瞭下來,向老墻頭兒頻頻磕頭。

  突然,老墻頭側歪起身子,向左右院子的村民們深深地鞠瞭一躬。

  這時,站在墻根下的一個孩子向老墻頭說:“老爺爺,你給我們唱瞭很多歌,我們還沒給您唱首歌,今天,我就給您唱一首歌。”說著,他就清瞭清嗓子,唱道:

  “老爺爺,騎墻頭,唱歌唱得啞瞭喉,又唱喜來又唱樂,又唱愛來又唱愁,唱得和諧傢園美,唱來好運好兆頭。學習墻頭老爺爺……”

  孩子唱到這裡,忽然聽到老墻頭有氣無力地唱瞭一句“死瞭也不離老墻頭”,又向墻根下的孩子們招招手,微微一笑,便身子一歪,又一頭臥在墻頭上。孩子們向墻頭上大聲地喊道:“墻頭爺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