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話算數的賊知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  • 来源:四虎网址_四虎影视在线观看2413_四虎永久域名自动转跳

  明朝時,川南有個讀書人叫陶石牛,金榜題名後被朝廷委派為知縣。陶石牛走馬上任,到瞭縣城門,來接他的卻是一隻船,原來縣城剛發過洪水,街上已經能行船瞭。

  陶石牛到河邊查看,問一個老人:“河邊為什麼沒修堤呢?”

  老人一聽就來瞭氣:“年年捐款修堤,年年水淹縣城,水災成瞭衙門的搖錢樹!”

  原來是這樣!陶石牛立即擬出佈告,說本任知縣要修一道堅實的防洪堤,根治水患,要大傢捐錢捐物。誰知老百姓的反應卻出奇的冷淡,大傢指著佈告說:“一茬一茬的官一個比一個唱得好聽,到頭來都是借機搜刮民財,中飽私囊,誰還信這些?”告示貼瞭好久,沒一個百姓願意掏錢出力。

  誰知一事未瞭又出一事,水災以後,城裡又冒出一個叫“鬼影兒”的大賊。“鬼影兒”飛簷走壁,來去無蹤,弄得人心惶惶。陶石牛調派瞭不少衙役捕快,四處緝拿,但都是望風捕影,處處撲空,忙活瞭好多時日,連“鬼影兒”長啥樣都不知道。

  陶石牛十分焦急,這時,“鬼影兒”放出風來,說他到縣城的“開張生意”,就是要到知縣衙門看看,有沒有什麼瞧得上眼的東西,時間就在今天晚上。

  陶石牛大驚,急忙嚴加防范。一夜沒有什麼動靜,哪知到瞭第二天清晨,衙門看門的慌慌張張來報告,說公堂上掛的那塊“明鏡高懸”的大牌子,被“鬼影兒”偷去瞭!

  這不是存心戲弄自己嗎!陶石牛氣瞭一夜,第二天他放出狠話來,他要和“鬼影兒”打個賭。

  陶石牛脖子上戴著一個祖傳的銀環子,陶石牛說,如果“鬼影兒”今晚能將他的銀環子偷去,他馬上辭官不做,去拜“鬼影兒”為師,在他手下做個小賊;要是“鬼影兒”當晚偷不去,那就甘願認輸,要麼投案自首,要麼銷聲匿跡!

  話很快傳到“鬼影兒”那裡,“鬼影兒”哈哈一笑,說:“他的話能當真嗎?”陶石牛聽說後說:“堂堂的朝廷命官,說出的話豈能是兒戲?句句板上釘釘!”“鬼影兒”聽說後說:“既是這樣,咱們就賭一把試試。”老百姓聽說縣官和“鬼影兒”打賭,覺得又新奇又有趣,巴望著明天看到結果。

  賭打出去瞭,陶石牛一夜未睡,坐在案頭看書,眼看窗外露出魚肚白,“鬼影兒”還沒有動靜,這時,陶石牛困得實在支撐不住瞭,合眼打瞭個盹,就在打盹的一瞬間,一陣風掠過,醒來一摸,脖子上的銀環子沒有瞭!陶石牛大驚失色,呆住瞭,剛回過神來,“鬼影兒”的傳話就到瞭:“東西在我手裡呢,請陶縣官兌現承諾!”

  府衙的人都說:“大人,和這些竊賊講什麼承諾?”陶石牛說:“我自有主意。”他即刻給“鬼影兒”回話:“話已經出口,沒啥說的,認輸瞭!”

  “鬼影兒”又回話:“那好啊,城外山上有一座老君廟,明天我在那裡等你,我們就在那裡舉行拜師收徒的儀式。”

  第二天傍晚,陶石牛身著便裝,孤身一人來到老君廟。果然,“鬼影兒”和小賊們在廟裡等候,陶石牛這才目睹到“鬼影兒”的面目,原來是一個年近六旬的老者。“鬼影兒”寒暄幾句,就舉行拜師收徒儀式,又是洗手焚香,又是對天對地,三拜九叩,陶石牛耐著性子,依樣畫葫蘆做完瞭。

  “鬼影兒”安排瞭一個小賊帶陶石牛,小賊話多嘴快,他告訴陶石牛:“過幾天,就是‘鬼影兒’58歲生日,按江湖的慣例,要大張旗鼓做壽的。”陶石牛記在瞭心裡。當天晚上,小賊帶陶石牛去做一件雞零狗碎的小案,陶石牛在翻院墻的時候卻摔倒瞭,扭傷瞭腳,白天“鬼影兒”讓他找郎中看腳。

  沒過幾天,“鬼影兒”的生日到瞭,晚上,月牙兒掛在柳樹梢,“鬼影兒”在院子裡擺下壽宴,手下和同夥們都來瞭,大壇小壇的酒抱上來,小賊們喝得雲天霧地。

  突然間,四周燈火通明,一群捕快衙役沖瞭進來,醉得不醒人事的竊賊們一個個束手就擒,小賊們大眼瞪小眼,不明白是咋回事。這時,陶石牛笑呵呵地走瞭出來,說:“沒想到吧,我略施小計,就將你們一網打盡!”小賊們都明白瞭,陶石牛打賭不過是一計,那天借口去看腳,就已經通風報信,作瞭佈置。

  倒是“鬼影兒”不驚不慌,平淡地說:“你不是說你的話都是板上釘釘嗎?”陶石牛說:“不錯,但你沒想想,我一個讀書做官的人,能和你們這些竊賊為伍嗎?”

  “鬼影兒”不說話瞭,不過,就在衙役們押送竊賊回去的時候,“鬼影兒”卻使瞭個金蟬脫殼法,神不知鬼不覺地逃走瞭。雖然“鬼影兒”逃走瞭,但大部分竊賊已經落網,跟著順藤摸瓜,將一些小偷小賊也盡收網內,城內竊賊再也不見蹤影,一些商傢大戶高興得不得瞭,敲鑼打鼓給陶石牛送匾,稱贊陶石牛足智多謀,為民除害。

  除瞭賊害,衙門的人都說:“大人一來就樹立威望,現在趁熱打鐵,再提修河堤的事,一定是一呼百諾!”

  陶石牛點頭,第二次發瞭修堤的佈告,誰知,這一次老百姓的態度比當初更冷淡,老百姓說:“別費勁瞭,咱們寧可財物被水沖走去孝敬河神,也不願意捐糧捐款修河堤!”

  陶石牛想破瞭頭也不明白,修堤是事關生命財產的大事,老百姓咋都不擁護呢?他心情煩悶,一個人轉到河邊,河裡有一隻正在遊蕩的小船,陶石牛想坐船到對岸散散心,就朝小船招招手,小船駛過來,陶石牛跳上船。

  小船悠悠向對岸駛去,到瞭河中間,小船倉棚裡忽然有人說話:“這不是知縣大人嗎?好久沒見瞭!”陶石牛聽口音好熟,一看,竟然是“鬼影兒”!

  陶石牛驚出一身冷汗,鎮定瞭一會兒說:“不錯,是我,你想怎麼樣?”“鬼影兒”說:“什麼怎麼樣?我是你的師父,你是我的徒弟,當然還是帶你去做賊!”

  陶石牛說:“今天撞上瞭,你盡管以牙還牙!說拜師做賊,實在是笑話,一個讀書做官的人,真能拜你為師和你做賊嗎?”

  “鬼影兒”笑瞭起來,說:“我不會放你走的,你也走不瞭!其實呢,你做官不行,做賊最合適,先是賭咒發誓,事後言而無信,咱們做賊的,不就是這個德行嗎?”陶石牛哽住瞭,一時說不出話來,小船悠悠開走瞭。

  再說縣衙門的公差,一連好幾天沒見到陶知縣的人影瞭,於是緊張地到處尋找,哪裡有蹤影?就在衙門的人苦尋的時候,街頭巷尾卻悄悄傳開瞭:說陶知縣真的棄官為賊瞭,跟著師父“鬼影兒”去瞭,縣衙門不相信這些話,還在四處尋找。不管怎樣,陶石牛是做瞭賊。

  過瞭些時日,“鬼影兒”要帶陶石牛做第一件案子,就是到一個鹽商傢竊取一批新鹽。鹽商傢鐵門高墻,很難進去,“鬼影兒”計劃利用酒坊給鹽商送窖酒的機會,將陶石牛藏在空酒壇裡,和窖酒一起送進去,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,陶石牛出來打開鹽庫的門,“鬼影兒”就帶人進去搬鹽。

  陶石牛不情願,被小賊們硬塞進一個空酒壇裡,抬進瞭鹽商傢放在酒窖裡,陶石牛不敢出聲。可剛放下,酒壇又被人抬瞭出來,抬上瞭一輛牛車。原來,縣衙門安排瞭一個新知縣,新知縣上任,要舉辦宴會犒勞衙門的人,吩咐鹽商送一壇酒到衙門裡去,稀裡糊塗就把藏陶石牛的酒壇抬上瞭車。

  宴會開席瞭,衙役們高興地打開酒壇,準備痛飲一番,可一打開,所有人都驚呆瞭,隻見前任知縣陶石牛狼狽不堪地從酒壇裡爬瞭出來!衙役一追問,才知道是“鬼影兒”安排的行竊計劃!

  消息瞬間傳遍瞭整個縣城,縣城像炸瞭鍋,百姓都轟動瞭,街頭巷尾議論紛紛,都知道陶石牛真的是棄官做瞭賊,而且是死心塌地地做賊!

  消息一直傳到吏部,吏部大人萬分奇怪:好端端的,放著朝廷命官不做,卻去做偷雞摸狗的小賊,到底是犯瞭啥毛病?吏部大人專程到瞭這個縣,要弄清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  當吏部大人的車馬剛進縣城後,不禁傻眼瞭,前面路上,跪瞭一大片平民百姓,百姓給吏部大人遞瞭一份請願信,信上請求開釋陶石牛,並且重新任本縣父母官。

  吏部大人驚詫之下,先將陶石牛打八十大板,以懲罰他棄官為賊,然後以“順應民意”為理由,指派陶石牛重新做知縣,吏部大人要看看,到底中間有啥蹊蹺?又會有怎樣的結局?

  陶石牛不能違拗,又回到縣衙做縣官,他心裡明白,百姓之所以要他重新為官,是百姓相信他真的做瞭賊,做賊雖然不恥,但老百姓認為他說話算數!重新上任後,第一件事當然就是修河堤的事,他第三次擬瞭修河堤的佈告,這次佈告非常簡單,隻有幾句話:無論是知縣本人,或者是黎民工匠,誰私吞修河堤的錢和物,左手拿的剁左手,右手牽的剁右手!

  佈告一出來,老百姓紛紛響應,有錢的捐糧捐款,沒錢的合傢出力,陶石牛親自作監工,汛期到來之前,河堤修好瞭。這一年,這一帶地區爆發瞭百年不遇的大洪水,其他地方的堤壩都被沖毀瞭,災情慘不忍睹,而這個堤卻安然無恙,百姓毫無損失。

  “鬼影兒”從此銷聲匿跡瞭。他偷去的那塊“明鏡高懸”的匾早已悄悄送回來瞭,不過陶石牛將“明鏡高懸”抹去,重寫上“說話算數”四個字,懸掛在公堂上方。